吉利起诉威马, 潜台词是沈晖干的还不错吗?

不少人认为,政府对此事的执着追诉,很有可能对科技发展产生负面影响。

如果莱万被定罪,这样的判例可能会产生寒蝉效应,将不利于日后湾区员工择优而栖,从而影响市场流动性,并最终有害创新。

这个逻辑,得建立在湾区历史上去理解。

比如普利策得主Charles Duhigg在《纽约客》上写道,创新史很大一部分就是盗窃史。

微软从苹果那里盗取的图像UI理念,其实也是苹果从施乐那里偷到的,而施乐很可能又是从别的什么人那里倒过来的。

很多时候,创新不是凭空创造一个新物体,而是在前人的创造上进行迭代。

同时,创新史也是背叛史。

从硅谷的起源开始,就是一场华丽的背叛。

1957年,八位年轻的工程师一起离开了“晶体管之父”威廉·肖克利(William Bradford Shockley)的半导体实验室,建立了一家竞品公司——仙童半导体(Fairchild Semiconductor,现在正式名称是飞兆半导体)。

这八个人被合称为“八叛逆”(Traitorous Eight),而仙童则是现代科技硅谷的开端。

从1960年开始,它就是孵化器,直接或间接参与创造了十几家重要的公司,包括英特尔和AMD。

许多经济学家认为,科技产业之所以可以在硅谷蓬勃发展,原因在于加州对这种背叛和盗窃的纵容。

比如,加州的创始商业法,就禁止公司采用“非竞争条款”限制其员工跳槽。

因此,在加州的大部分历史中,员工可以从一家公司跳到另一家公司,想跳几次跳几次,他们颅内夹带着各种商业秘密,像小蜜蜂一样在数字版图上进行跨区的交叉授粉。

这才造就了今日硅谷的繁荣。

逐渐走歪的是,当一堆科技巨鳄成长起来,他们之中的一部分,在成为“机密盗窃”的既得利益者之后,开始担心自己或许会到链条的另一边,成为“被侮辱和被损害的”对象。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大佬们操碎了心。

很多大公司会威胁员工,如果你离开公司并加入竞争对手公司,会被追诉偷盗机密。

2013年还爆出,苹果、谷歌、英特尔等巨头私下有“互不挖人”的秘密协议,同意相互不积极挖角,如果招了还要向原东家发通知。

猛如狗血的操作已经到可以直接拍成电视剧的程度了。

HBO的《硅谷》里还有这样的情节,一个科技大公司,从一家创业公司挖了一名前员工, 复制了人家的技术,然后还起诉小公司偷代码。

大公司正在忘记,自由开放的人员流动,或许带有不可避免的原罪,从道德上经不起推敲,并绝对可能会让老雇主陷入麻烦,但从硅谷的发展结果来说,其实加速了所有人的创新。

当然,对他们来说,捍卫革命成果无可厚非;那么同样地,小公司在野蛮生长期窃取革命果实,无论从人类科技文明进步的角度,还是自身商业成败的角度,也都算不上是bug。

最终你是否能够创造价值,才是一切的评断标准。

当你也长成为一个巨人的时候,就可以开始一边讲规矩一边吃人了。

吉利起诉威马, 潜台词是沈晖干的还不错吗?

文|Karakush昨天,威马的沈晖写了一封“威马家书”,主要讲一讲组织架构调整。

但在最后一段,却让人感到一种大战前的萧肃:“同学们,请保持我们的勇敢和坚毅,哪怕误解重重,哪怕粉身碎骨,哪怕万劫不复!我们都要坚持为用户创造价值!”直叫人震惊,现在造车已经到这个地步了么?恐怕也差不多。

上周车圈爆出一桩呆在台面下许久的秘案。

在《2018年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白皮书中,人们发现了吉利诉威马侵害商业秘密的纠纷案,诉讼标的额21亿元。

案子正要进入高潮,将于9月17日开庭。

威马家书里,自然一个字都没提这桩案子。

大家都挺来劲的,毕竟汽车圈内比较少见到知识产权案,标的还如此巨大。

今年3月,捷豹路虎赢下了拉锯三年的陆风X7抄袭官司,赔偿金额是……150万元,还不够买三台被抄的极光呢。

相比之下,吉利威马的官司,无论在金额、由头、还是涉事双方本身,都要来得更性感些。

根据界面新闻的报道,吉利方面回应称,一切以法律判决为准,不做额外评论。

而威马方面也是非常硬气,表示没有任何侵权行为,对赢得这起诉讼非常有信心。

我们也从威马相关人士处得到一个态度:科技公司之间,打知识产权官司常有的事,双方都在秀肌肉。

法院没判之前,大家都很谨慎。

尽管目前外界对具体是什么“商业秘密”一无所知,但并不妨碍吃瓜热议,尤其对于嫌疑中的侵害可能是如何产生的,有一些相似的猜测。

比如,猎云网在关于此事报道中暧昧地提到,“威马汽车早期核心团队与吉利的确有着很深的渊源”。

来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