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黑色毛衣”, 两个“文盲”的驾考作弊工具……

被告人王某、杨某、曹某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2019年8月29日,王某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7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杨某、曹某和林某被判处拘役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

其中,林某因犯前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而数罪并罚,最终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一千元。

此外,本案中的两名作弊“文盲”学员,虽然构不成刑事犯罪,但根据《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第七十八条规定:申请人在考试过程中有贿赂、舞弊行为的,取消考试资格,已经通过考试的其他科目成绩无效;申请人在一年内不得再次申领机动车驾驶证。

检察官提醒,驾考作弊不仅破坏了考试应有的公平性和严肃性,更严重的后果在于制造了“马路杀手”,危害公共安全。

无论是学员还是教练,都应本着实事求是和对他人生命安全负责的态度对待驾驶考试。

检察官说法“国家考试”一般是指由国家机关设立的、由国家法定机关组织实施的,为达到特定国家目的而进行的考试,比如中高考等教育考试,教师资格、法律职业资格等职业资格考试,英语四、六级等水平考试,以及公务员考试等。

而驾驶员考试由公安机关组织实施,属于“国家考试”的范围。

本案中,被告人王某提供的黑色毛衣被认定为“作弊器材”。

根据相关司法解释,“作弊器材”是指具有避开或者突破考场防范作弊的安全管理措施,获取、记录、传递、接收、存储考试试题、答案等功能的程序、工具,以及专门设计用于作弊的程序、工具。

大字不识一个的“文盲”学员,想要通过驾校理论考试,却动起了歪脑筋。

驾校教练层层转包,聘请“高手”利用“黑色毛衣”作弊,没想到被民警当场抓获,依法扣押作弊工具。

一件“黑色毛衣”, 两个“文盲”的驾考作弊工具……

2019年1月,驾校教练曹某在驾校附近看到一张小广告,上面写着“理论考包过,通过再给钱”。

他拨通了电话,与电话那头的王姓男子一拍即合。

王某开价3500元一人,曹某便报价4500元给了自己的同事林某,再由林某向自己的“文盲”学员岳某收取了4800元的“科目四包过费”。

同为驾校教练的杨某闻风而动,也带着自己的一个“文盲”学员搭上了这辆“顺风车”。

王某准备的作弊工具“大有乾坤”——一件看似普普通通的黑色毛衣,实际上内部含有几根电线固定的摄像头、耳机和信号装置。

他们事先对作弊的“文盲”学员们进行培训:进入考场后,由场外人士通过固定在学员胸前的针孔摄像头阅读考题,随后将正确答案通过耳机告诉学员。

如此一来,即使是大字不识一个的文盲也能顺利通过考试。

实际上,王某自以为能瞒天过海的作弊装置,竟连考场入口的安检装置都无法“骗过”。

考试当天上午9点,两名学员通过考场入口的安检仪器时,警报声突然响起,慌乱的两名学员立刻供出了等候在考场外的王某。

案发后,驾校教练曹某、林某和杨某也相继到案。

3d驾考练车驾考差点把车烧了 图-1

承办检察官介绍,凡是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只要存在组织考试作弊的客观行为,无论是否在组织作弊的过程中获利,都将构成组织考试作弊罪。

2019年8月,上海市青浦区检察院对王某等4名被告人提起公诉,指控其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中,组织作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条之规定,其行为均已构成组织考试作弊罪。

来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