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18刘老好早年丧偶, 无儿无女, 亲戚朋友也很少, 他辛苦工作了大半辈子, 省吃俭用, 小有积蓄。后来, 刘老好认识了一个人, 叫华癞子, 是做建材生意的, 这华癞子认识刘老好后就与他称兄道弟, 关系好得像亲兄弟一样, 逢年过节也来走动走动。刘老好家里下水管堵了, 或是电灯线抽芯了, 华癞子都帮他疏通更换。每次见面, 华癞子一口一个“大哥”, 喊得刘老好心里热乎乎的。 有一次, 华癞子来找刘老好, 说: “我遇到了一件急事, 想问你借4万块钱, 这钱我一定会还……”刘老好还没等华癞子说完, 就取出了4万块钱, 放到华癞子的手上。于是华癞子立了个借条, 上面写明半年后还钱, 并当场签字盖了手印。 半年后华癞子没来还钱, 刘老好也不好意思去催, 他是个老好人脾气, 又从心底认华癞子这个兄弟, 只希望华癞子主动还钱, 抹不下脸上门讨账。 一晃过了一年, 华癞子的铺子关了, 人也杳无音信, 刘老好这才开始想是不是应该要一下账了, 可打华癞子的手机却总是关机, 而那段时间刘老好又正在办退休手续, 和单位上有点纠纷, 便忘了这事, 这一晃又过了一年。 刘老好退休后生了一场大病, 一下就把积蓄花得差不多了, 华癞子的那笔欠款这时对他就显得特别重要, 于是他到处找华癞子, 可还是连人影都找不着, 更让人揪心的是华癞子的手机也停了, 无奈之下刘老好上了法院, 法院工作人员听他说了这事, 一看借条, 再一算日期, 说: “老人家, 这事怕不好办了, 借款到期你没及时要, 已经过了两年诉讼时效, 法院也不能帮你追回这笔钱了。” 刘老好一听, 惊得张大了嘴说不出一句话来: “什……什么? 只两年的时间, 就过了诉讼时效? 连法院也没辙了? ”他请教了律师, 也是这样说, 不过律师给他讲了一个专业名词, 叫“私力救济”, 也就是说, 公家不替他出面, 他自己还可以继续找华癞子要账, 即使华癞子一时不还, 也可以要求他重新换一张借条, 只要华癞子承认这笔账, 就可以重新获得两年的诉讼时效, 刘老好只要在这两年中再提起诉讼, 法院又会受理了。 终于有一天, 刘老好找到了华癞子, 可华癞子翻脸不认账了, 说根本没借过刘老好的钱, 那张借条是伪造的。刘老好这才明白华癞子为什么不生癞痢却叫癞子, 原来是“赖账”的“赖”字, 不是“癞痢头”的癞字, 他赖的可不只是刘老好这笔账啊! 这一下可轮到刘老好没辙了, 他只好又去请讨债公司来要账, 但是没用, 华癞子是死活不肯还, 刘老好气得大病一场, 再也没好起来, 他到死都想不通: 好心借别人钱, 白纸黑字打了借条,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 咋过了两年, 法律就不管了呢? 华癞子赖账倒赖出理了? 刘老好出殡那天, 只有一个弟弟来料理他的丧事, 还有单位上的几个同事在场, 光景十分凄凉, 可出人意料的是华癞子突然来了, 他在刘老好灵前上了一炷香, 然后对着刘老好的遗像说: “大哥, 我来看看你……” 过了一会, 他取出一大叠花花绿绿的“地府银行”发行的冥币交给刘老好的兄弟, 说: “我还你哥的四万块钱来了, 可现在真钱他用不着了, 我就给他换成四百亿冥币, 够他阴间用了, 请他别再咒我了。”原来这两天华癞子突然觉得身体不舒服, 好像被什么东西死死地勒住了身子, 抽不上气来, 华癞子做贼心虚, 他怀疑这是刘老好在“作祟”, 听说刘老好死的时候眼睛都没闭上, 嘴里念叨着, 说是转世投胎也要把华癞子欠他的“来生账”要回来, “来生账”就是“勒身账”, 所以华癞子才觉得有什么东西勒住身子抽不上气来。华癞子是个很迷信的人, 就问别人这诅咒咋个才能解, 有人告诉他说: “你只有买点纸钱到刘老好灵前烧给他, 就当还他的钱, 他才闭得上眼睛不咒你。” 买纸钱也花不了几个钱, 于是华癞子动心了, 他先是偷偷去了刘老好的家, 亲眼验证刘老好确是死了, 人死账清, 他也没什么顾忌了, 这才买了冥币送到刘老好灵前, 在灵前对刘老好哭诉。刘老好的弟弟挺机敏, 他事先多了个心, 华癞子一来, 他就暗中安排人在旁边用手机录音、录像, 接过冥币后并没有烧, 他对华癞子说: “华癞子, 我哥这4万块钱你该还我了, 他无儿无女, 我是他的继承人。你刚才在灵前对我哥说, 你问他借了4万块钱, 他多次讨债你都没还, 现在你不想赖帐, 要把钱还给他, 这都是证明, 还有你给我的冥币也是证明, 证明你又重新认这笔账了, 你要不还, 我们法庭上见。” 华癞子大吃一惊: “我没还他真钱, 我还的是纸钱。” 刘老好的弟弟说: “纸钱不能证明, 但是你在灵前说的那段话就能足够表明你已经开始认账了。” 这个官司法院不但受理了, 而且法院最后判华癞子偿还刘老好的弟弟4万元。判决强制执行后, 有人戏谑地问华癞子: “你平常做了那么多缺德事, 赖账从不给人留把柄, 那天怎么会良心发现要给刘老好烧纸钱呢? ” 华癞子哑巴吃黄连, 有苦说不出, 他随口说了一句话, 倒是挺富有哲理的: “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 难的是一辈子不做好事啊! ”

刘老好退休后生了一场大病,一下就把积蓄花得差不多了,华癞子的那笔欠款这时对他就显得特别重要,于是他到处找华癞子,可还是连人影都找不着,更让人揪心的是华癞子的手机也停了,无奈之下刘老好上了法院,法院工作人员听他说了这事,一看借条,再一算日期,说:“老人家,这事怕不好办了,借款到期你没及时要,已经过了两年诉讼时效,法院也不能帮你追回这笔钱了。

”刘老好一听,惊得张大了嘴说不出一句话来:“什……什么?只两年的时间,就过了诉讼时效?连法院也没辙了?”他请教了律师,也是这样说,不过律师给他讲了一个专业名词,叫“私力救济”,也就是说,公家不替他出面,他自己还可以继续找华癞子要账,即使华癞子一时不还,也可以要求他重新换一张借条,只要华癞子承认这笔账,就可以重新获得两年的诉讼时效,刘老好只要在这两年中再提起诉讼,法院又会受理了。

终于有一天,刘老好找到了华癞子,可华癞子翻脸不认账了,说根本没借过刘老好的钱,那张借条是伪造的。

刘老好这才明白华癞子为什么不生癞痢却叫癞子,原来是“赖账”的“赖”字,不是“癞痢头”的癞字,他赖的可不只是刘老好这笔账啊!这一下可轮到刘老好没辙了,他只好又去请讨债公司来要账,但是没用,华癞子是死活不肯还,刘老好气得大病一场,再也没好起来,他到死都想不通:好心借别人钱,白纸黑字打了借条,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咋过了两年,法律就不管了呢?华癞子赖账倒赖出理了?刘老好出殡那天,只有一个弟弟来料理他的丧事,还有单位上的几个同事在场,光景十分凄凉,可出人意料的是华癞子突然来了,他在刘老好灵前上了一炷香,然后对着刘老好的遗像说:“大哥,我来看看你……”过了一会,他取出一大叠花花绿绿的“地府银行”发行的冥币交给刘老好的兄弟,说:“我还你哥的四万块钱来了,可现在真钱他用不着了,我就给他换成四百亿冥币,够他阴间用了,请他别再咒我了。

”原来这两天华癞子突然觉得身体不舒服,好像被什么东西死死地勒住了身子,抽不上气来,华癞子做贼心虚,他怀疑这是刘老好在“作祟”,听说刘老好死的时候眼睛都没闭上,嘴里念叨着,说是转世投胎也要把华癞子欠他的“来生账”要回来,“来生账”就是“勒身账”,所以华癞子才觉得有什么东西勒住身子抽不上气来。

华癞子是个很迷信的人,就问别人这诅咒咋个才能解,有人告诉他说:“你只有买点纸钱到刘老好灵前烧给他,就当还他的钱,他才闭得上眼睛不咒你。

”买纸钱也花不了几个钱,于是华癞子动心了,他先是偷偷去了刘老好的家,亲眼验证刘老好确是死了,人死账清,他也没什么顾忌了,这才买了冥币送到刘老好灵前,在灵前对刘老好哭诉。

刘老好的弟弟挺机敏,他事先多了个心,华癞子一来,他就暗中安排人在旁边用手机录音、录像,接过冥币后并没有烧,他对华癞子说:“华癞子,我哥这4万块钱你该还我了,他无儿无女,我是他的继承人。

你刚才在灵前对我哥说,你问他借了4万块钱,他多次讨债你都没还,现在你不想赖帐,要把钱还给他,这都是证明,还有你给我的冥币也是证明,证明你又重新认这笔账了,你要不还,我们法庭上见。

”华癞子大吃一惊:“我没还他真钱,我还的是纸钱。

”刘老好的弟弟说:“纸钱不能证明,但是你在灵前说的那段话就能足够表明你已经开始认账了。

”这个官司法院不但受理了,而且法院最后判华癞子偿还刘老好的弟弟4万元。

判决强制执行后,有人戏谑地问华癞子:“你平常做了那么多缺德事,赖账从不给人留把柄,那天怎么会良心发现要给刘老好烧纸钱呢?”华癞子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他随口说了一句话,倒是挺富有哲理的:“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不做好事啊!”。

NO·118刘老好早年丧偶,无儿无女,亲戚朋友也很少,他辛苦工作了大半辈子,省吃俭用,小有积蓄。

后来,刘老好认识了一个人,叫华癞子,是做建材生意的,这华癞子认识刘老好后就与他称兄道弟,关系好得像亲兄弟一样,逢年过节也来走动走动。

刘老好家里下水管堵了,或是电灯线抽芯了,华癞子都帮他疏通更换。

每次见面,华癞子一口一个“大哥”,喊得刘老好心里热乎乎的。

有一次,华癞子来找刘老好,说:“我遇到了一件急事,想问你借4万块钱,这钱我一定会还……”刘老好还没等华癞子说完,就取出了4万块钱,放到华癞子的手上。

于是华癞子立了个借条,上面写明半年后还钱,并当场签字盖了手印。

半年后华癞子没来还钱,刘老好也不好意思去催,他是个老好人脾气,又从心底认华癞子这个兄弟,只希望华癞子主动还钱,抹不下脸上门讨账。

一晃过了一年,华癞子的铺子关了,人也杳无音信,刘老好这才开始想是不是应该要一下账了,可打华癞子的手机却总是关机,而那段时间刘老好又正在办退休手续,和单位上有点纠纷,便忘了这事,这一晃又过了一年。

来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