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仙王陨落了, 被九位红尘仙围攻而死。这个惊天动地的消息宛若滔天巨浪般扑向上界, 将其拍打得地动山摇。平静了九万年的天云大陆, 终于要重新洗牌。与暗流涌动的上界不同, 此刻的下界却显得异常安宁。“江海, 你怎么又起来了。”身穿道袍的小女孩端着汤药, 小心翼翼地在白衣少年身旁坐下。“听闻仙王已经陨落了, 为什么仙王这么厉害的修士也会死。”小女孩舀起一调羹汤药, 轻轻地吹气。不知汤药是温是烫的她亲自嗦了一口, 暗道好苦。白衣少年不再关注山外的飞鸟追逐, 他转向小女孩笑着说道: “你是修士都不知道, 我这个凡人就更不清楚了。”说完, 他伸手接过小女孩手中的调羹和碗, 安静地喝了起来。小女孩不再多问, 她给自己坐在门槛上的屁股挪了一个舒服的位置, 跟着白衣少年一起欣赏山外云起风动。 ——二小女孩所在的地方叫云麓宫, 是下界废弃的小宗门, 日常修行全要依靠自己, 就连当初小女孩救回江海所用的草药也是小女孩自己一株一株采摘回来慢慢熬制而成。只是荒山野岭到底凶险, 江海身体恢复以后便执意要跟着小女孩一起采药, 而罔顾自己是个凡人的事实。“诶! 你小心点儿, 那株银心草有毒的。”“诶, 那是痒痒草, 碰到它的花粉可是能痒上一天的。”“诶, 那里不能去, 里面有条蛇妖我可打不过。”这样的提醒每天都在上演, 日子平静地让江海甚至有种自己的一生就会这样平平淡淡, 在时光地疼爱下慢慢变老, 然后归于尘土的错觉。可是他知道, 自己不会死, 眼前的小女孩也没有办法和他一起变老。小女孩的境界会停在元婴, 容颜慢慢变得苍老, 然后也许, 也许会在他的注视下满足地闭上眼睛。“江海! 快跑! ”小女孩骤然出现, 破碎的嗓音显示着她身后并不是普通的妖物。她跑得极快, 黑白的道袍被树枝杂草撕开一道道口子。江海霎时心慌意乱, 整片山野刹那间被一股灰暗的迷雾笼罩。它们从生灵的神魂中滋生, 沿着卑劣的思绪蔓延, 直至将生灵求生的意志沸腾, 再炸裂。再看小女孩, 刚跑出半步, 整个山野除她二人却再无活物。江海风驰电挚, 扶住即将被绊倒的小女孩。 ——三仙王仍旧在世, 只不过化成凡人在下界苟延残喘的消息再一次引起轩然大波。九位红尘仙无动于衷, 仙王身负道伤不愈, 实力不过元婴的消息却不胫而走。上界下界, 宗门士族, 无不在极力搜刮着江海的信息。“你就是仙王? ”小女孩瞪大了眼睛, 说话一字一顿, 难以置信的表情中带着惊喜, 和恐惧。“那你快走, 他们肯定会追杀过来的。”不等江海回答, 小女孩瞬间一脸严肃地拉起江海的手, 直奔门外。江海蓦然停住, 小女孩也被拉扯着停下。“你快走吧, 我留下。”江海说着, 松开了小女孩的手。“为什么? 这样他们肯定会找到你。”“这里有我的气息, 你在这里会被牵连。逃是逃不掉的, 也不用逃。仙王是不会死的。我被九位红尘仙围攻不也没死吗? ”“真的吗? ”“真的。”在江海的劝解下, 小女孩离开了云麓宫。而他, 一直安静地坐在门槛上。 ——四那一天来得很快, 云麓宫山门下尽是黑压压的人群, 半空中也是一大批上界的大能。依靠着自己曾经的境界, 这些修士在江海眼中算不得什么。就算修为已经跌落, 杀死他们也只是多费些力气。只是, 他知道, 那九个屑小在更高的地方注视着这一切用来恶心他的事。他忽然不由得想到了小女孩, 他很难过自己欺骗了她。仙王真的不会死吗? 仙王会死的, 仙王刻印在天道下的道消解了, 也就死了。摧毁一个修士的道也很简单, 就是打。打失了意志, 就是失道。如今他道伤不愈, 恐怕无力回天了。江海再睁开眼, 黑压压的一片已经向他吞噬而来......这一战打得天昏地暗, 江海像个血人般傲立在尸体堆成的高山上。最后, 他朝着天际, 竖出中指。一道五彩斑斓的光柱从天而降, 没有任何气息。江海却知道这是他最后的归途, 他做出最后的防御, 闭上了眼睛, 静待大道拥其入怀。没有事, 没有任何疼痛。只是像被人推了一把, 不断坠落。江海睁开双眼, 似乎看见了小女孩被那道五彩斑斓的光柱穿透。那里的空间变得扭曲起来, 甚至将光吞噬。不是幻觉, 有一种失去至亲, 撕心裂肺的疼痛。“不! ! ! ! ! ! ”整个世界为之一颤。空间开始被撕裂, 幽暗的物质开始不断地从空间裂缝中渗入, 在江海的脑中汇聚, 再返回到裂缝里。空间开始愈合, 世界再次归于死一般的寂静, 仿佛从没有发生过什么事。九位红尘仙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这样的场景, 他们在九万年前见过。他们飞也似的奔逃, 可惜都没有用了。旧王已死, 新的仙王已经诞生。他们的神魂将被抽出, 再历尽无数个九万年。——五世界终要归于平静。江海坐在云麓宫的那块门槛上, 凝视着那群飞鸟。它们从远处飞来, 嬉戏, 离去。只剩江海用左手摸着另一半似乎带有余温的门槛, 念念有词: “仙王是不会死的, 你为什么要回来? ”

一仙王陨落了, 被九位红尘仙围攻而死。这个惊天动地的消息宛若滔天巨浪般扑向上界, 将其拍打得地动山摇。平静了九万年的天云大陆, 终于要重新洗牌。与暗流涌动的上界不同, 此刻的下界却显得异常安宁。“江海, 你怎么又起来了。”身穿道袍的小女孩端着汤药, 小心翼翼地在白衣少年身旁坐下。“听闻仙王已经陨落了, 为什么仙王这么厉害的修士也会死。”小女孩舀起一调羹汤药, 轻轻地吹气。不知汤药是温是烫的她亲自嗦了一口, 暗道好苦。白衣少年不再关注山外的飞鸟追逐, 他转向小女孩笑着说道: “你是修士都不知道, 我这个凡人就更不清楚了。”说完, 他伸手接过小女孩手中的调羹和碗, 安静地喝了起来。小女孩不再多问, 她给自己坐在门槛上的屁股挪了一个舒服的位置, 跟着白衣少年一起欣赏山外云起风动。 ——二小女孩所在的地方叫云麓宫, 是下界废弃的小宗门, 日常修行全要依靠自己, 就连当初小女孩救回江海所用的草药也是小女孩自己一株一株采摘回来慢慢熬制而成。只是荒山野岭到底凶险, 江海身体恢复以后便执意要跟着小女孩一起采药, 而罔顾自己是个凡人的事实。“诶! 你小心点儿, 那株银心草有毒的。”“诶, 那是痒痒草, 碰到它的花粉可是能痒上一天的。”“诶, 那里不能去, 里面有条蛇妖我可打不过。”这样的提醒每天都在上演, 日子平静地让江海甚至有种自己的一生就会这样平平淡淡, 在时光地疼爱下慢慢变老, 然后归于尘土的错觉。可是他知道, 自己不会死, 眼前的小女孩也没有办法和他一起变老。小女孩的境界会停在元婴, 容颜慢慢变得苍老, 然后也许, 也许会在他的注视下满足地闭上眼睛。“江海! 快跑! ”小女孩骤然出现, 破碎的嗓音显示着她身后并不是普通的妖物。她跑得极快, 黑白的道袍被树枝杂草撕开一道道口子。江海霎时心慌意乱, 整片山野刹那间被一股灰暗的迷雾笼罩。它们从生灵的神魂中滋生, 沿着卑劣的思绪蔓延, 直至将生灵求生的意志沸腾, 再炸裂。再看小女孩, 刚跑出半步, 整个山野除她二人却再无活物。江海风驰电挚, 扶住即将被绊倒的小女孩。 ——三仙王仍旧在世, 只不过化成凡人在下界苟延残喘的消息再一次引起轩然大波。九位红尘仙无动于衷, 仙王身负道伤不愈, 实力不过元婴的消息却不胫而走。上界下界, 宗门士族, 无不在极力搜刮着江海的信息。“你就是仙王? ”小女孩瞪大了眼睛, 说话一字一顿, 难以置信的表情中带着惊喜, 和恐惧。“那你快走, 他们肯定会追杀过来的。”不等江海回答, 小女孩瞬间一脸严肃地拉起江海的手, 直奔门外。江海蓦然停住, 小女孩也被拉扯着停下。“你快走吧, 我留下。”江海说着, 松开了小女孩的手。“为什么? 这样他们肯定会找到你。”“这里有我的气息, 你在这里会被牵连。逃是逃不掉的, 也不用逃。仙王是不会死的。我被九位红尘仙围攻不也没死吗? ”“真的吗? ”“真的。”在江海的劝解下, 小女孩离开了云麓宫。而他, 一直安静地坐在门槛上。 ——四那一天来得很快, 云麓宫山门下尽是黑压压的人群, 半空中也是一大批上界的大能。依靠着自己曾经的境界, 这些修士在江海眼中算不得什么。就算修为已经跌落, 杀死他们也只是多费些力气。只是, 他知道, 那九个屑小在更高的地方注视着这一切用来恶心他的事。他忽然不由得想到了小女孩, 他很难过自己欺骗了她。仙王真的不会死吗? 仙王会死的, 仙王刻印在天道下的道消解了, 也就死了。摧毁一个修士的道也很简单, 就是打。打失了意志, 就是失道。如今他道伤不愈, 恐怕无力回天了。江海再睁开眼, 黑压压的一片已经向他吞噬而来......这一战打得天昏地暗, 江海像个血人般傲立在尸体堆成的高山上。最后, 他朝着天际, 竖出中指。一道五彩斑斓的光柱从天而降, 没有任何气息。江海却知道这是他最后的归途, 他做出最后的防御, 闭上了眼睛, 静待大道拥其入怀。没有事, 没有任何疼痛。只是像被人推了一把, 不断坠落。江海睁开双眼, 似乎看见了小女孩被那道五彩斑斓的光柱穿透。那里的空间变得扭曲起来, 甚至将光吞噬。不是幻觉, 有一种失去至亲, 撕心裂肺的疼痛。“不! ! ! ! ! ! ”整个世界为之一颤。空间开始被撕裂, 幽暗的物质开始不断地从空间裂缝中渗入, 在江海的脑中汇聚, 再返回到裂缝里。空间开始愈合, 世界再次归于死一般的寂静, 仿佛从没有发生过什么事。九位红尘仙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这样的场景, 他们在九万年前见过。他们飞也似的奔逃, 可惜都没有用了。旧王已死, 新的仙王已经诞生。他们的神魂将被抽出, 再历尽无数个九万年。——五世界终要归于平静。江海坐在云麓宫的那块门槛上, 凝视着那群飞鸟。它们从远处飞来, 嬉戏, 离去。只剩江海用左手摸着另一半似乎带有余温的门槛, 念念有词: “仙王是不会死的, 你为什么要回来? ”

天道下的道消解了,也就死了。摧毁一个修士的道也很简单,就是打。如今他道伤不愈,恐怕无力回天了。江海再睁开眼,黑压压的一片已经向他吞噬而来......这一战打得天昏地暗,江海像个血人般傲立在尸体堆成的高山上。最后,他朝着天际,竖出中指。一道五...
首位5g用户诞生
泳衣还能这么穿? 张天爱节目中首穿西装泳衣, 好身材被全网怒赞

泳衣还能这么穿? 张天爱节目中首穿西装泳衣, 好身材被全网怒赞

看这一身,豹纹小V领露脐装搭配高腰阔腿裤,V领的设计,把张天爱的颈部曲线突显地更加完美巴掌脸呼之欲出,高腰设计也把纤细腰身完美地勾勒出来了,一身打扮太显身材。皮裙可是最检验身材的单品之一了,张天爱一身蓝色套装出行高腰开叉皮裙好身材不用吹也完...
张天爱桨板瑜伽
成都车展视频 | 全新马自达3昂克赛拉预售 两厢版缺席2.0压燃机还是谜

成都车展视频 | 全新马自达3昂克赛拉预售 两厢版缺席2.0压燃机还是谜

自达魂动设计理念。与现款相比,新车的变化主要集中在前脸部分,换装全黑点阵式进气格栅,且格栅边缘的镀铬装饰延伸至大灯下方,两侧大灯造型更加锐利狭长。此外,车尾采用小鸭尾造型,尾灯更改为四圆灯设计,同时后备厢采用内凹样式。车身尺寸方面,新马自达...
长安马自达召回
《杀人回忆》告诉你, 悬疑电影最可怕的就是“根据真实案件改编”

《杀人回忆》告诉你, 悬疑电影最可怕的就是“根据真实案件改编”

定了嫌疑人的身份,但血型却存偏差,需要继续调查,嫌疑人本人否认了犯罪。韩国警方召开发布会,宣布已成立57人的调查组,将重新分析案件全部物证,竭力查出真相。至此,曾轰动韩国的“华城连环杀人案”,时隔33年后,终于有了实质性的突破,极大可能迎来...
杀人回忆嫌犯照片
《中国机长》台词简单, 但剧情震撼, 票房破17亿, 仍然排第二

《中国机长》台词简单, 但剧情震撼, 票房破17亿, 仍然排第二

人的采访,在老人看来,年轻人就不应该去追星,因为他们这样的结果只会想要当歌星当演员,对国家毫无帮助,但如今的影视圈所上映的影片来讲恰恰打破了这样的一个回答,演员也可以为国争光,重要的是他能不能够影响到年轻人,培养他们爱国或者是珍惜他人以及自...
中国机长票房破20亿
SM官方悼念雪莉全文 不要让宋茜成为下一个雪莉

SM官方悼念雪莉全文 不要让宋茜成为下一个雪莉

下一个雪莉!。10月17日,已故韩国女艺人崔雪莉的出殡仪式在首尔某医院举行,根据崔雪莉家人的意愿出殡仪式全程并没有没有对外公开,只有雪莉的遗属以及圈内好友sm官方人员参与。而后雪莉的圈内好友们也纷纷发文悼念雪莉,随后SM也在官方账号发文悼念...
IU为雪莉守灵
《少年的你》破6亿! 人民官媒发文力挺: 但影片的意义不只在票房!

《少年的你》破6亿! 人民官媒发文力挺: 但影片的意义不只在票房!

还是多料影后,因此她无论是人气还是实力,获得如此高的评价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是对于千玺而言,在影片上映前却备受人们质疑。毕竟易烊千玺是第一次演电影,而在此之前,很多人都以歌手和流量来标榜他,但是当影片上映后,他的实力演绎以及精准的爆发力令...
邢菲发文力挺阿娇
周杰伦音乐版权案宣判:腾讯音乐获赔85万!

周杰伦音乐版权案宣判:腾讯音乐获赔85万!

载。腾讯音乐特别强调,在此过程中,被告多次通过其官方微博、网易云音乐小秘书向用户全网推送,强烈建议用户以400元/张的价格进行购买后实现终身免费收听,公然实施侵权行为,企图通过上述侵权行为实现抢占用户市场及获取不法收益。对此,被告网易云音乐...
经营笑气案宣判
一夜损失50亿王思聪成老赖? 名下公司股权遭冻结, 清空微博求自保?

一夜损失50亿王思聪成老赖? 名下公司股权遭冻结, 清空微博求自保?

嚣”的路上,没有他不敢怼的人。从汪小菲、刘强东到范冰冰、杨超越,一言不合就开撕,他是国内富二代中话题度最高的人物。他和汪小菲展开骂战,一把揭下了昔日京城四少之一汪小菲的遮羞布,汪小菲惨败,成为名副其实的“伪富二代”。在刘强东出事之际他化身吃...
王思聪买下为了n